强姦学生妹邮差的猎物之一   淫荡人妻   点击:加载中
强奸学生妹(邮差的猎物之一)


作者:不详
字数:4038字

  我是一个邮差,虽然只是一份低下的职业,但这份职业却能给我很大的满足这份满足并不是指精神上——而是肉体上。

  在一个地区长期派信往往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,而因为得到这些资料从而可以给我带来意外的「收获」。因为工作的关系这区的居民我差不多都认识,甚至他们的职业家里有些什么人,上班时间等等……我都一一瞭如指掌。

  嘉敏是一个读中六的女孩年刚十六花样年华,样子非常标致,虽然身材并非出众,但都拥有33C,22,32的美好身段,加上一双修长而白晢的小腿真是见都流口水。

  她生长于单亲家庭,由母亲一手带大,家境可谓堪怜。虽则没有钱去补习亦没有父母指导,但她为人好学勤奋,每年的成绩总是名列前矛,令母亲非常安慰。
  由於无去补习,亦都没钱去玩,一般她放学总是马上回家的。我看着手表4:45pm。目标人物正逐步接近,我的心情开始有点紧张,但看着穿着校服短裙的她,身体却不禁由开始轻奋。我躲藏起来怕给她见到,在她上楼梯时才悄悄跟上。

  嘉敏住的是唐楼,楼梯连灯都没有更加不用说什么闭录电视,这正好给我制造大好机会。就在嘉敏开门的一刻,我从后一手抱住她,另一手用混有哥罗方的手帕盖住她口鼻。

  她开始时极力争扎,但不久就昏睡过去了。

  我先把门关好,然后再从里反锁,虽然明知道她母亲要到8pm才回来,但都是小心些好。

  我把嘉敏抱到床上去,看着这个穿着校服真正的学生妹,我吞了口口水,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。我真怕自己坏了好事,只好忙把视线移开。我先将一身的邮差制服除下收起。然后从邮袋取了个布殊面具载上,又将准备好的用具取出,有绳,摄录机,相机,ky,手帕,小刀……

  我将嘉敏摆成大字型,然后用绳将嘉敏的手脚在床头分别绑紧。我拿出脚架把摄录机的位置固定好,并随即打开「PLAY」——正式开始。

  睡在床上的嘉敏就如一个小仙女,美丽得叫人心动。而这个仙女现在正大字型躺着,双脚张开,我站的位置正好看到短裙下的白色内裤,她穿的内裤正一如其人地予人「清纯」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却又特别使人想去侵犯她。

  我终于忍不住的把嘉敏的内裤褪下,看到那玫瑰花办般美丽的花蕾,还有仍是稀疏的毛发。我的小小弟马上站了起来,我没有再一步行动,因为我先要拍番些照片留念。我拿出数码相机对住嘉敏狂拍,有时影全身有时影半身,更用手指把嘉敏的阴唇分开来拍个特写。后来我解开嘉敏的衫纽拉下她的胸围。

  哗!粉红色的乳头衬上她白晢的肌肤,再配33c的上围,真的让人爱不释手。

  我忍不住狂揸乱搓一番,这种又软又滑的乳房是我有生以来都未曾试过,后生女的确不同啊!这么漂亮的乳房我当然不会错过,马上多拍几张,到我认为拍够,就把相机放下,正式开始吃我的主菜。

  我把HI- FI打开,选了一只浪漫的CD来播,然后将音乐稍微放大,到时如果嘉敏醒转呼叫都不太张扬,虽然我明知楼上楼下都没人在,但我依然好小心。好了,一切准备就绪,我再一次捡查摄录机,确定依然在进行拍摄,我便安心工作了。

  上到床看着嘉敏如海棠春睡般的小公主,几乎不忍心侵犯她,但我当然不会半途而费。看着她那粉红的乳晕那种娇艳欲滴的色泽,再握住她柔软而白晢的乳房,我连最后一丝怜悯都消失了。我开始吻她的小嘴,那极之可能是她的初吻。
  她的双唇既温暖又柔软,我还把舌头伸入她的口内,品嗜着处女的唾液。之后我向嘉敏的乳房进军,一面握着她又白又滑的乳房,一面用舌头轻舐她敏感的乳头,没想到晕了的嘉敏也会有反应,那颗粉红色的乳头竟然马上硬起来,而我的小弟弟也不甘后人地硬如铁捧。我得寸进尺,向嘉敏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处女地进发。

  我先用手指在嘉敏的阴蒂上轻揉,想不到昏睡的她都会受不住刺激,马上淫水四溢,变成泽国。我忍不住一尝处女的泉源,把头埋在嘉敏双腿之间,更用舌头舐她那鲜艳的花蕾。

  不知是否刺激太甚还是药力已过,嘉敏居然苏醒过来。她张开眼来的一刻我正舐着她的阴蒂,不懂人事的她虽仍未知发生何事,但也把她给吓呆了。我没有给她机会叫喊,马上按住她的小嘴,又用刀指吓她。

  「如果你喊我就划花你得面,知不知道?」嘉敏吓得面色青白,惊惶的点头。
  我于是放开了手。

  「不……不好……划……花我的面呀」她惊慌地说道。

  「如果你听话我又怎么舍得伤害你,但如果不听我话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到时就别怪我……」我带点恐吓的意味说道。

  「我听……话……听……听你话……你……不要划花我的面呀?」嘉敏颤抖的说。

  我把刀子在她面前一幌,警告的说:「好……为了实验你真听我的话,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要老实作答呀,不然有得你好受。」

  嘉敏慌忙说:「是……我答……我答……」

  我问「你叫咩名?」

  嘉敏说:「陈嘉敏。」

  我问「你几多岁?」

  嘉敏说:「16岁。」

  我问「读几年班?」

  嘉敏说:「中五。」

  我问「三围数字多少?」

  嘉敏一愕,说:「我……我不知呀。」

  我一怒「假话,你不讲讲我就划花你的面。」

  嘉敏慌得想哭「我……真不知道呀……我只是知道腰围是22。」

  我估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三围,虽然我一眼就看得出来,但我依然拿出一把软尺来逐一量度。

  我要嘉敏面向摄录机,用软尺将她的胸部绕了一圈,更有意无意地触碰到她的乳头,使她一脸通红。「上围是33……跟住腰是22……下围是32……记好啦,连自己的三围都不知,现在的女孩真是的……」我在摄录机前一一说出嘉敏的三围数字。

  「最后一条问题啦……你是不是处女?」我问嘉敏当堂羞得连耳根都红了,手足无措都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我一点也不放松「回答我……你是不是处女?」我望住她,紧张地等待答案。
  嘉敏羞得不敢抬头,最后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:「是……」果然不出我所料,处女!我最喜爱的处女!

  我见她蛮听话便解开绑住她的绳,同时我也把裤脱掉,露出我早已勃起的鸡巴。嘉敏见到我昂藏七吋的小兄弟立即吓得花容失色,慌张的说:「你……你想点嘛?」

  我命令的说:「用你嘴含住它。」

  嘉敏猛的摇头说:「不……不好呀」

  我二话不说就强行将老二塞入她的嘴里。嘉敏死命的推开我。我大怒说:「哼……你是不是想我搞大你个肚子呀?」

  嘉敏惊恐万分,说:「不好……求你不要搞我呀……」

  我冷笑说:「那得看你了……除非你用口帮我解决啦,我就放过你咯,不然……不要怪我」

  嘉敏悽然点头:「我帮……我帮……你不要搞我……」

  我在她面前抬起七吋长的鸡巴,再次说:「含住它。] 嘉敏露出厌恶的表情,最后唯有合眼埋头逼自己去做。只见她深吸了口气,便张口含住我老二。

  「你要将它当成雪糕来吃,多用点舌头……是啦……就是那……好舒服呀……」我不禁发出呻吟来。

  我七寸长的鸡巴在嘉敏的樱桃小嘴不停出入,每一下的进入都顶到她的喉咙深处,似要把她的喉咙插穿一样。

 我对嘉敏说:「张开眼……不准闭眼……望住我」嘉敏徐徐地张开了眼睛望住我,表情是又慌乱又羞涩。看着她美丽的面庞,我的兴奋已到达顶点,再来几下狠狠的抽插,我终于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入嘉敏的口里。

  「咳……咳……」嘉敏被我射入的精液出奇不意地呛了一下,见她想把精液吐出,我连忙捉住她的下颔。「不准吐……吞下去……全部同我吞下去。」我残忍的说。嘉敏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摇头抗拒。我大怒,用另一只手捏住她的鼻子令她无法呼吸。在无法呼吸,又无法吐的情况下,嘉敏终于把我的精液吞个清光。

  嘉敏忍不住地哭了起来,看住她哭泣并没有令我起到怜悯之心,相反更掀起我的兽性。我的小弟又再次勃了起来。

  嘉敏似乎知道我想做什么向后蜷缩,说:「唔好……唔好埋黎呀……」
  「怕咩啫……迟早都要比人架啦,益人不如益我……等我早D教识你咪仲好……嘿……嘿」我发出淫贱的笑声。

  「呀」嘉敏开始争扎,只可惜她人小体弱,又怎及我地D老粗。我把她的手脚重新绑好,令她只能有限地扭来扭去。但这样扭来扭去,不但无补于事,反而更激起我的兽性。

  「你又说我用口帮吸完,你会放过我的……」嘉敏哭诉。

  「嘿……嘿……你真天真啊……你看一下你的样子……」我把数码相机给她看,当她看完自己被拍的裸照,吓得呆了。

  「你是不是想你的相贴到到处都是呀?」我恐吓说。

  「不好呀……求你不要这么做……我什么都听你的……你千万不要那样做……」嘉敏泣声说。

  「哈……那就乖啦……」我得意的笑说。我再次挺起七吋长的鸡巴,现在的他就如烧红的铁捧,又似饥饿的毒蛇,昂首结舌地要择人而噬。

  到这时,嘉敏知道谁也阻止不了我,似乎认命似的合起眼来默默忍受。
  我深深吸了口气,挺着没有载安全套的小弟,在心中默念……5……4……3……2……1,然后狠狠地插入嘉敏的处女地。

  「呀」嘉敏悽惨的叫起来,「好痛呀……」她流着泪咬紧牙关地苦苦忍受。
  我却有截然不同的反应——「好爽呀」嘉敏果然没有令我失望,只见床铺上一遍嫣红,果然未经人道,现在的女孩能把处女身留到16岁可谓难能可贵。我并没有因为嘉敏是第一次而比较温柔对她,相反更被我粗暴的对待。我大力的揸捏她那对33C乳房,狠狠的抽插她小妹,让她痛不欲生,因为嘉敏愈喊得大声我愈更加兴奋。太美好了。那种异常的紧迫只有处女才有,我开始有点疯狂了。
  我发疯的咬住嘉敏那粉嫩的乳房,令她叫痛。但她愈叫痛我愈咬得大力,直至咬出血为止,我相信她终生都会留下这排齿印——我给的烙印。

  「就快出啦……我要射到你的里面。」我喘气说。

  嘉敏大惊「拔出来呀……不好呀……会有BB啊……」

  「嘿……嘿……」我露出残忍的笑声,不但无拔出来,相反更加速抽插。我狠狠地插了千多下后,终于忍不住一泄如注,把浓浓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,只见白色的精液从嘉敏的阴道流下,床铺现在不但染有嘉敏的处女血更杂有我的精液。这么好的画面我又怎会错过,成机拍了几张,那张流下精液的大特写我就最喜欢,一定要珍藏起来。

  首次经人道的嘉敏终不堪折磨,虚脱的软瘫在床上。

  我将嘉敏的底裤收起作为纪念,然后速速收拾东西,准备走人。因为已经七点四十五分了,距离嘉敏母亲回家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。

  但我临走时仍不忘警告嘉敏:[ 不准将呢件事同人讲,不然我就将你的相贴到通街都是,知不知道呀?] 虽然到最后她都无回答到我,但……隔了一星期都没事发生,嘉敏果然不敢讲出来,令我继续可以逍遥法外。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tswyyb 于  编辑 ]
评论加载中..